全球最帅航运集团总裁:对航运业未来充满信心
2017-09-20 来源:信德海事
   2017伦敦国际航运周914日以航运业的未来专题讨论会上,BW集团总裁苏包文刚Andreas Sohmen-Pao做主题演讲表示,虽然我们仍然需要警惕一些可能出现的对航运业不利的风险,但其同时也表示出了对航运业未来充满期待的信心。

  苏包文刚先生表示,关于航运的未来,我们有很多值得乐观的地方。”“从本质上说,人类天生就有一种内在的期待进步、增长和交易的倾向。现在我们有了奇妙的工具来达到这个目的。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的确,航运业现在也面临着一些实际的问题——比如:英国脱欧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卷土重来,但是相信这些问题最后都能得到天才的解决。

  举个简单的例子,“1960年的时候,新加坡的GDP20亿美元,而现在新加坡的GDP大约为3000亿美金;同样中国在1980年的时候其GDP大约为3000亿美金,而现在中国的GDP大约为11万亿美金。虽然新加坡或中国的经济最终也会面临着增长放缓的问题,但相信到那时也会有其他的国家或经济体能够站出来。

  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10倍,规模是其200!究其原因,这与其人口基数较大有关系,而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新科技以及新的现代的贸易系统所致。超过11万亿的GDP7%的增长率,这意味着每年的实际增长量能够达到惊人的8000亿美元。

  苏包文刚表示,从2008年开始,中国三年的GDP增量几乎都超过印度的总量。即使是在增长速度最低的2015年,中国每16周的GDP实际增量与希腊的总量相当。这样的经济增造就了对航运巨大的需求。

  诚然,前路仍面临着一些不确定的风险。目前需求端显得并不那么令人鼓舞,并且对中国的以来程度也非常的大。他认为,中国将进一步实施经济结构性改革,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将逐步放缓,虽然其他国家可能在未来取代中国,但在短期内,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取代中国对航运的需求。

  同时,他苏包文刚也表达了他对运力供给端的担忧,与高峰时期相比,目前船厂产能几乎已经减半,但是这之前已经增长了4倍,简单算一算,保证未来船队运力增长的需要,只需要现在船厂产能的一半足矣。

  将供需两端结合起来考虑,我认为运力过剩这样的状况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存在。翻看过去,世界航运业在1975年曾遭遇过一次严重的运力过剩,我们用了25年的时间才解决了这个问题,最终在2000左右出现了运力不足的情况。刚好又碰上了中国快速发展的时期,航运业度过了愉快的十年。那么我们是不是又进入了下一个20-25年的周期呢?”

  本次航运周论坛的主题为“TOMORROW'S MARITIME WORLD",苏包文刚先生也谈了一些他自己对未来的看法。

  他表示,新科学新技术给航运业机会带来好处也会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好的方面: 比如数字化的发展将带来为航运降低成本,改善运营、交易机会和风险管理等等好处。但是诸如船厂等效率的提升也会使船舶供给速度加快,给运力的供需平衡制造麻烦,另外某些新科技的发展也会给对航运的需求段带来不利的影响(比如:再生能源的利用以及诸如3D打印技术、本地化生产等)都可能给航运的需求带来不利的影响。

  此外,苏包文刚还指出,航运资本的进入并不像传统欧洲银行所声称那样开始收紧,对于航航运业,目前资本看起来似乎仍然富足并且融资成本仍然很便宜,我知道虽然某些航运公司并不这么认为,但事实时,现在资本的确任很富足,因为虽然银行有所撤出,但是有其他资本源头补充进来。比如私募资本,比如在航运业内投下重资的Oaktree旗下投资管理的资产达到了1000亿美元,Blackstone达到3000亿美元,工银租赁旗下管理的航运总资产也超过了3000亿元。

  总而言之,这些替代资本来源能够向航运业投入几十亿美元,而这些数十亿的资金可以足以给航运业带来影响。虽然航运业具有资金密集型的特点,但几十亿美元资金的诸如足以给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

  最后,苏包文刚还谈到了地缘政治对于航运业可能会带来的影响。总的来说,如果发生战争或是其他动乱,船东一般都会因此而受益,有时甚至能够突然的彻底改善供需状况,但是苏包文刚表示,但我不认为这是我们应该期待的,因为这种破坏可能会带来糟糕的后果,我认为航运业应该建立在一个更有建设性的战略上而不能去等待一场战争。
相关链接